返回列表 發帖

[純愛同人] 《 旭潤 你有的,我也要有》作者:白弗起 旭鳳 潤玉 香蜜沉沉燼如霜

荼姚一直對簌離比她早生了兒子而耿耿于懷,偏這又是天帝的第一個兒子,天帝自簌離懷上,不說日日去,但凡是眾仙進貢的珍品,無一不是進了琉瓏宮,尤其是在產前一月,天帝還親帶天妃簌離下界游玩,日日所食雪蓮、人參子;所飲非神淵之水不可;終天妃簌離回歸天庭,產生一條銀白如雪的應龍。
眾仙稱賀,飛鳥繚繞,天帝抱兒視子,取名潤玉。
荼姚坐于上首,眼望那小兒,粉雕玉琢一只,越見越喜愛,心里也越發不岔,沒想這簌離姿色不如她,這兒子卻平端天貌非凡。
這般郁了三日,至晚間,天帝至此寢殿,兩人歡好一夜,十幾日后,突感腹中沉痛。
仙官報喜,懷有鳳子。
荼姚記恨于天帝在簌離產時的諸般寵愛,非要天帝把當時給了簌離的一應珍品,全數再送她一份,亦要天帝帶她下界游玩,食雪蓮、人參子,神淵之水;雖每感自己非甜無味,卻硬苦撐了一年。卻非她所料,產生的卻是只赤身鳳凰,哪有什么粉雕玉琢、如雪團子,分明是只被剝皮待烤的雞鴨一般。
驚得荼姚隨手就要埋了,幸天帝趕來,忙定了名字,為“旭鳳。”
自此天界便有了兩位殿下,可這兩位殿下,一位屬火一位屬水,又是一鳳一龍,且他們之母,荼姚簌離形如仇敵,天帝無法,只能將兩兒一位賜了璇璣宮,一位賜了棲梧宮,極南極北之地,想來怎么也碰不上面。
卻不想,天有定數,事非人愿。
這一晃,五百年而過,旭鳳已滿四百歲,堪堪能化出人形,便學那鳥類,展了翅膀,在天翱翔,不知飛了多久,見底下有汪清池,池邊斜臥著條半身半人的應龍,銀白色的尾鱗輕輕卷起碎玉般的水,自身上灑下。
只覺碧波清池,鱗鱗仙子,不似真象,一個不慎,便從九天栽了下來,直撲在了那應龍的身上。
大殿下潤玉,自出生起,就被教導行止有度,勤勉克已,每日不是習練功法,便是鉆研丹藥,以致五百年來,光長了年齡,少了人情世故。
他此時,正閉眸,如同往日一般,借池中清水,掃去一身的疲累,突被人一撲,不防之下,兩人雙雙滾進了池中。
潤玉被驚得睜了眼,還未看清撲倒他的是何物,便忙收了龍尾,正要旋身飛上岸。
而那鳳凰甫一落水,便狼狽之極,唯剩一念,此命休矣。出于本能,緊抱身下之人不放,潤玉被他纏著施展不了法術,一惱之下,伸手擊中他的額頭,卻不想旭鳳生命欲之頑強,非但沒放手,還緊緊纏住了他。
“放開,你知道我是誰嗎?”
“管你是誰,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害本殿下,本殿下一定絕饒不了你。”
“誰饒不過誰,再不放開,別管本殿下下手不留情。”
“本...”
“殿下?”
“你是何人?”旭鳳靠著潤玉的身上,難得喘過一口氣來。
“我乃天帝長子,潤玉。”
“兄...兄長!”旭鳳大驚,連忙急道:“兄長,救我。”
潤玉奇怪地瞧了他半晌,不信道:“別跟本殿下亂攀親戚。”
趁他發愣間,潤玉一掌擊中旭鳳的手,飛身上岸,臨走時還不忘警告一番,“今日本殿還有急事,不跟你等小仙計較,下次如敢再犯,定教你嘗嘗我新學的水靈訣的厲害。”
旭鳳沒了支撐點,轉眼間,水已漫過他的胸口,幸得璇璣宮仙待從水鏡中探視到他的行蹤,才急急趕來救下了他。
可自此,這一龍一鳳,每每相見,便火星不斷。
“你拿黑子做什么?”
“不是我下黑子嗎?”
“你下的是白子。”
“哼!”
“星輝凝露,本殿下的。”
“你不是只喝桂花釀嗎?”
“你管我!”
“我的!”
“我的!”
“母后給我做了一盞鳳凰燈!”
“母后給我扎了一只紙鳶!”
“無趣!”
“丑!”
“父皇給了我一把凌霄劍!”
“父皇給了我一把龍呤劍!”
“看打!”
“找打!”
一千三百年后,月下仙人府。
被七天天天登門,一個冷坐著,一個只管找紅錢的龍鳳兩殿下逼迫的月下仙人,已經問出了第三十六次的問題。
“鳳娃,你要找個什么樣的仙女媂結良緣?”
旭鳳瞧了眼,在那找自己紅線的兄長,“要比他好看的!”
潤玉冷哼了聲。
月下仙人頭痛地看向潤玉,“那龍娃呢?”
“跟他長得一樣的!”
又是這個答案。
“算出來了嗎?”天帝看向緣機仙子,緣機仙子抱著命格盤,忙道:“是明日。”
“那你去好好準備一下,雖是歷劫,不可大意。”
緣機仙子忙道:“天帝請放心,小仙定會給大殿下準備一個極好的命格。”
棲梧宮內,潤玉正暗自為能下凡歷劫,暫時不用見到臭鳳凰高興地多吃了一晚飯,就見那只臭鳳凰氣沖沖地闖了進來。
“兄長,為什么你能下凡歷劫,我不能,父皇就是偏心。從小都是好東西先給了你,才給我!”
被叫兄長,從來都是在旭鳳很生氣很生氣的情況下。
潤玉越看他生氣,心里就越舒坦,伸手拿起一塊杏仁酥,咬了一口,“誰讓你比我小,還沒有資格。不過,你要真想知道人間是什么樣子的,你可以拿水鏡看啊!”我玩著,你看著,多好的事!
偏頭就把潤玉手上的糕點,一口叼走,旭鳳狼吞虎咽地咽下,氣呼呼地站起身,“兄長,你給我等著,我現在就去跟父皇說,我也要下凡。”
潤玉眼見著他如來時一般,沖了出去,不知為何竟第一次,沒了開口調侃的心思,反倒是手指上,有些微微發燙。
該死的臭鳳凰,跟他說了多少回了,別從他手上搶吃的!啊!
“父皇。”煩不勝煩的聲音。
天帝頭疼地捂緊耳朵,“不可胡鬧。”
“母后。”軟軟糯糯的聲音。
“旭兒,來母后這。”
旭鳳看到母后露出的笑臉,就知母后一定有辦法了,當下歡喜地跑了過去。
翌日一早,緣機仙子早早等在臨淵臺旁,潤玉依依不舍地和母后告完別,踱到臨淵臺前,正要跟緣機仙子打招呼,就見旭鳳不知從哪顆樹后跑了出來,直接上前將他一撲,同時跌進了臨淵臺。
“你...你做什么?”
“母后說,雖然還不到我歷劫的時候,但如果我是和你一起掉下去,你的劫也會應在我的身上,我也就可以下凡了。”
直到把手上的姻緣命格扔下,緣機仙子才從怔愣中回過神來,看著兩根紅線憑空出現在那緊抱在一起的兩人手臂上,嚇得緣機仙子也想跳一回臨淵臺了。
“緣機,鳳娃呢?快讓鳳娃出來。”
驚愣中的緣機仙子,聽到月下仙子的聲音,如同雷劈。
月下仙子卻未發現她的異狀,自顧自言道:“怪不得總是沒辦法給鳳娃牽線,原來他的那根紅繩,早就被他藏了起來。”
不過,更奇怪的是,龍娃到底找到他的那根紅線沒,他再找不到,他的姻緣閣都要被他給拆了。
“不對,緣機,今天不是龍娃下凡歷劫的日子嗎,我讓你給龍娃定一個公主為姻緣的事,你沒忘了吧!”
緣機仙子艱難道:“你知道怎么把大殿下變成女的嗎?”

小劇場之一

下凡歸來后的龍鳳,對于人間之事,很有默契地一字不提,以至天帝、天后、天妃輪番上陣,皆是無果。
這日,月下仙人,又想起自己的職責來,他聽得近日新飛升了位仙子,是顆葡萄化的,長得不僅秀色可餐,兼之是個玲瓏心竅。
便有心替潤玉旭鳳搭個線。
“龍娃,鳳娃。”
“讓你別落這里!會輸的!”
“輸在兄長手里,我心向之!”
“貧嘴!”
“兄長,什么時候我們能想凡間一樣”
被無視了徹底的月下仙人,咳得整個肺都要跳出來時,潤玉終于很無辜地轉頭,眨了眨眼,“叔父?”
旭鳳一臉茫然,“叔父,你什么時候來的!”
老夫都來了有半個時辰了,盡看你倆在棋盤上,手握在一起,把棋子推過來推過去的玩呢!
“咳咳,龍娃、鳳娃,你們可有聽說過錦覓仙子?”
“我沒聽說過,兄長呢?”
“你知道的,我對這些事沒興趣!”
“那兄長對什么事有興趣,不如晚上我們”
“旭鳳!”
“好了,兄長,我不逗你了!我們接著下棋吧!”
月下仙人:“......”
他這是又一次被無情地無視了嗎?
“龍娃、鳳娃,你們聽我說,這錦覓仙子,傳言是六界第一美人,飛身上仙后,每天那是狂蜂浪蝶,從沒停過,你們可得抓緊一點,別錯過了到時候后悔!”
“兄長,要不我倆也抓緊一點,把婚”
潤玉冷冷掃了他一眼,咬著牙,“好啊!只要旭鳳肯委身下嫁,本殿下就勉強收之。”
“兄長,我們在凡間明明說好了的,是你嫁我!”
“有嗎?”
“不能耍賴!”
月下仙人:“......”
他好像聽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不知道趁現在趕緊溜還來不來得及!


小劇場之二

天帝:“錦覓是水神之女,玉兒,為父有意將她許配于你為妻,你可愿意?”
旭鳳:“父皇,兄長他不喜歡女的!”
天帝奇怪道:“不喜歡女的,那旭兒,不如你娶?”
潤玉:“回父皇,旭兒日前跟我說他是萬年孤苦命盤,為了不禍害他人,決定終身不娶。”
出了殿門的兩人。
“兄長嘴好毒!”
“半斤八兩!”

小劇場之三

錦覓覺得夜神殿下和火神殿下,都是萬里挑一之人,讓她選哪個都著實為難,只好去探探兩人的口風。
璇璣宮。
“鳳凰,你喜歡我嗎?”
“不討厭。”
“那你會娶我嗎?”
“我是萬年孤苦命盤,不能禍害他人!”可兄長不是他人,所以能娶。
“鳳凰,原來你是怕我”
旭鳳眼見情勢不對,連忙打住,“你可別多想了!我還約了兄長下棋呢,都是你話太多了,不知道兄長等了多久!”

棲梧宮
“小魚仙館,你會喜歡我嗎?”
“錦覓仙子這么可愛,誰不喜歡呢。”
“那你一定會娶我了?”
“錦覓就別開潤玉的玩笑了,潤玉已經有妻子了。”
錦覓大驚:“小魚仙館,我怎么一直不知道?”
“兄長。”
“瞧,你還認識呢。”
論壇需要充值VIP才能下載,充值成為VIP終身免費下載不限下載次數。馬上充值
分享到: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返回列表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內容均由網友收集與網絡,本站不承擔由于內容的合法性及真實性所引起的一切爭議和法律責任。網友上傳的電子書僅供書友預覽使用,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有。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權益,請您將聯系我們,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及時處理。舉報郵箱
如果喜歡某本書,本站鼓勵購買正版小說,支持原作者的創作。
在线快三计划 神农架林区| 荆州市| 十堰市| 兴城市| 醴陵市| 新干县| 永善县| 上高县| 新营市| 北川| 光山县| 北辰区| 伊宁市| 钟祥市| 永昌县| 青浦区| 晋州市| 铁岭市| 新郑市| 昭平县| 拉孜县| 库车县| 南宁市| 镇平县| 淮北市| 色达县| 晴隆县| 青海省| 崇信县| 桦甸市| 马龙县| 盐山县| 镇安县| 镇巴县| 锦州市| 织金县| 岱山县| 迁西县|